張旭陽教授不孕症暨試管嬰兒中心   Center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
主題:不孕症系統資訊前言

幾年前我收到一張卡片,寫著:「旭陽醫師您好:去年在您的努力下,讓我太太順利懷了雙胞胎。如今滿月,健康平安,心中無限感激與謝意。您對二子塑造之恩,銘感在心,特以您之名為二子取名,x旭、x陽,此名將伴隨一生,由衷感激」。我有時都會收到病人的謝卡,每一張都誠意感人,讓我心中湧起感動、欣慰;但收到這張卡片時,我真的一時愣住了,從來沒有想過身為試管嬰兒醫師,會受到病人如此的肯定和感激;當時交雜了意外、感動、慚愧、也期許自己要作的更好…,複雜的情緒一時全湧上來。
 
回想自從1978年誕生全球第一位試管嬰兒以來,此一新科技迅速風起雲湧,技術日益精進,徹底改變了不孕症治療的面貌。很快的於1981年美國也誕生了全美第一位試管嬰兒。我個人於1985年赴美國從事試管嬰兒研究,師事全球第一位試管嬰兒華人醫師黃國恩教授(曾經擔任長庚醫院榮譽院長)。1986年回國加入長庚醫院,擔任婦產科主治醫師。1987年在當時婦產科主任宋永魁教授帶領下(現任長庚醫院北院區榮譽副院長),誕生了長庚體系第一位試管嬰兒。屈指算來,個人從事試管嬰兒工作已超過三十年,忝為國內先進之一。
 
猶記得三十幾年前初入婦產科界時,不孕症醫師不是容易作的行業,因為當時除了開刀和口服排卵藥之外,就束手無策了。如今在試管嬰兒時代,只有三種病人是無法受孕的:(一)需要代理孕母的病人。原因是國內法律不許可,而不是醫學力有未逮。(二)需要精子捐贈,但無精子來源。(三) 需要卵子捐贈,但無卵子來源。所以現今的不孕症患者少有不能如願的,端是看您是否放棄的太早了。而且近幾年來,試管嬰兒技術成功率亦大為提高,大部份的病人都可在一至三次內懷孕,少受了許多痛苦。
 
生不生育是個人的事情,身為不孕症醫師並沒有要鼓勵生育。但不孕確實是許多個人和家庭的痛,身為不孕症醫師的義務,是在病人尋求幫助時,提供好的醫療方法。然而近二十年的行醫,也見到不少因為不孕所引起的悲歡離合,令人噓唏。記得早年有一位太太要來取卵當天早上,先生車禍重傷,太太仍然強忍擔心,前來取卵,並利用預存的精虫完成受精。隔天先生過世,因為當年並無人工生殖管理辦法,我們就將胚胎冰凍保存起來。隔了幾個月,太太因為感念夫妻情深,前來要求解凍植入胚胎,希望要為先生留後代。我們費了好多唇舌,才勉強勸服她打消念頭;只是至今偶而想起時,仍然會讓我感嘆人生無常。
 
因為不孕而俱見夫妻間之現實與無情的也不少。只是身為醫師,原本就沒有權利介入別人夫妻、家庭間的事情,也無法對別人的價值觀作評斷,更要小心不要捲入別人的是非當中。國內曾有醫師為某對男女作試管嬰兒,結果某日忽有一女子來興師問罪說:為什麼可以為我先生和他的小老婆作試管嬰兒?還好那次沒懷孕,否則事情就更大了。有鑑於此,我的病人都必需驗明正身,確認為合法夫妻,才能作試管嬰兒治療。但也因此必需對一些求醫的無助病患說「不」,因為男方堅持要女方先懷孕,才願意結婚。
說不完的不孕症故事,令人傷心、落淚、感動、忿怒、無能為力的,通通都有‧只是罹患不孕症何罪之有?生育不是天賦人權嗎?主管官署為何不夠擔當,不敢推動代理孕母呢(美、英兩國都允許)?難道當官的不是應該替老百姓解決問題的嗎?
 
撇開這些,讓我們繼續在得子(女)之路上邁進吧。心境保持樂觀,不要怨天尤人,該你承擔的命運,就坦然接受;該你面對的努力,就積極面對;當治療時,不要患得患失,時間到了,就會心想事成!祝大家如願!
 
 

關閉